文章详情
将军令
标签:
  • 短篇小说
日期:2016-11-27 10:45
摘要:绍南镇的冬天是如此的凄美,雪块不时滑落在池塘中,啪嗒啪嗒作响,幻化出一圈圈荡漾的波纹,甚是讨人欢喜。

绍南镇的冬天是如此的凄美,雪块不时滑落在池塘中,啪嗒啪嗒作响,幻化出一圈圈荡漾的波纹,甚是讨人欢喜。

池塘边,一身素衣的女子撑着一把斑驳的油纸伞,飘散下一袭长发,露出半个香肩,仿佛在诉说情比纸薄。

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

“哒哒哒~”一阵马蹄声传来...

“是少然回来了!”

女子转过身来,靓妆眉沁绿,羞脸粉生红,活泼地挪动着步伐,喃喃自语着,握伞的手也不禁紧了几分。

三年前,绍南镇,秋家。

一身素衣的女子摇着铃铛,欢快地来到秋家送信,她叫默儿,蕙质兰心,可惜是个哑巴。

“默儿,送信辛苦了,进来喝杯茶吧!”

老管家热情的招待着默儿,信件却被管家随手抛在了草丛上。

“少然又寄信回来了?”

“是啊,可怜少然这孩子,还不知道她老婆跟人跑了,每个月还寄信回来。”

“哎,进门没多久就遇上征兵,小日子还没好好过呢。”

“换我也受不了,这仗没完没了地打,人能不能活着回来谁能说得清!”

老家丁看到了,和老管家交谈着。

"就是!"

“算了,别聊了,田里还有很多活等着我干呢!”

......

默儿在旁边,静静的听到了这一切,悄悄地捡起地上的信,攥紧了,默默地离开了......

在战乱时期,收不到回信是常有的事,但将士的信每个月都依时寄来。

默儿攥着信来到了池塘旁的小亭里,四顾张望了一下,抽出了少然的来信。

“秋璃:

近日可好,不知之前的信件可有收到?

如今乱臣贼子逆反,形势岌岌可危,返乡之望遥遥无期,行军生活甚是孤寂。

唯盼一阅卿书,以解思苦。

少然 书”

默儿认真读完了少然的信,眼睛扑闪扑闪的,回到家拿起了笔。

“少然:

......

......

......

我想将士的感觉我是明白的。“

默儿抬头略微思索了一会,提起笔写下了”秋璃书“几个大字。

之后,默儿开始用秋璃的身份给少然回信,少然十分开心。

而默儿也庆幸自己能找到一个说话的伴。

时间就这样过了三年...

”我和你说,有没有发现默儿这几年变的越来越标致了?“

”是啊,不知不觉间就变漂亮啦!“

”她前天还和我借了针线呢,一定是有了意中人。“

街坊邻居们都纷纷谈论着默儿。

默儿回过神来,不禁叹息时间过得飞快。

“哒哒~” 马蹄声越来越近了,信使又来了。

”喏,给秋璃的信!“

默儿急切地打开信,却发现里边包着一对耳环。

”秋璃:

上次的手帕很精致,我在京城为你选了这对耳环作为回礼,很感谢你这么多年来的支持,我才能有如今的成就,希望你能戴上她,等待我的归来。“

是少然,少然终于要回来了。

默儿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欣喜万分。

可突然又垂头丧气,“我只是默儿,并不是秋璃啊!”,默儿心里难受极了,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往下滴落,滴落在那梨树底下...

半月后,凌少然荣归故里,衣锦还乡,双鬓垂肩目有光,少了稚嫩,多了沧桑,官拜五品偏将。

在梨树下的相见,原本是如此期待,可...

”这位姑娘,请问离绍南镇还有多远呢?“

”呜......呜"

默儿攥紧了手,可惜有口不能言。

“凌将军,这人是个哑巴,我们还是到前面去问问别人吧。”

“不得无礼,谢谢姑娘,我们还是到前面去问一下吧。”

但是,深藏已久的秘密...秋璃为什么没有来,出什么事了吗?少然低着头,脸色黯然,离开了...

望着将士们远去的身影,默儿手一下子松了,任由油纸伞掉落在地,手捂着脸,泪如雨下...

为什么为什么,看着少然离去,却无法告诉他!默儿的心在滴血,碎成了一片又一片...

少然一行人终于来到了秋家,跟老管家询问着什么。

“秋璃?她几年前就离开村子了。”

“您是不是记错了,我们半个月前才通过信。”

“将军,秋璃确实已经离开很久了,信的事儿都是默儿送的,我们确实不知道。”

“默儿...”少然喃喃自语着。

突然,一将士惊慌失措地跑过来,大喊:“报告将军,不好了!”

“有话好好说,这幅模样成何体统,哪里像个军人!”少然训到。

“乱...乱臣余党突袭!”

“什么,传令下去,马上集合!”少然脸色也一下子变了,这次返乡只带了五十精兵,处境十分不妙。

透过月色往村外望去,黑压压的一片,少说上百人,还配有弩箭队,怎么办怎么办。

两军交战,士气为先,拼了,少然一咬牙。

大战已经开始,五十精兵对两百反贼,处境堪忧啊。

战场边缘,凌少然执剑傲视群雄,颇有大将风范,士气提升到了顶点,大喊一声:“方寸之内,有我无敌,唯我不败!“一人硬是挡住了三名反贼头目的围攻,招式大开大合,横扫八方,不落下风。

黑暗中的角落里,一身素衣的女子偷偷的看着这一切,双手紧紧的攥着,显然十分担心。

”少然,不好,危险!“

默儿大喊一声,暗中有弩手正瞄准了少然的背影。

”不要!“默儿奋不顾身地一跃而出,冲向少然。

”咻咻~“箭已离弦!

唰~弩箭透体而过,带走了痴情女子的体温,却带不走她的痴情,怀中的信件洒落一地。

”啊!!“少然反应过来,一脚踢飞对面三人,将手中长剑往后一掷,当场击毙躲藏在暗中的弩箭手。

”少然..."默儿躺在少然怀中,眼中带着一丝满足,却又有些不舍。

信...

耳环...

她就是...秋璃...

“默..."

......

两行清泪挂在少然那刚毅的脸上,双眸浑浊了...

情到深处,不言不语,唯有泪千行...

”默儿!!“

少然抱着默儿冰凉的身体,像野兽般怒吼。

......

绍南镇一战,乱贼全歼。

”默儿我来了,让你久等了!“

梨树底下,立有一碑。

上面刻着”默儿之墓,凌少然之妻。“

富贵非吾愿,帝乡不可期,哎...

梨树底下的一声叹息,仿佛在诉说情比金坚......

晓霜红叶舞归程,陌路相逢有缘人。

白发青冢泣黄昏,青灯古佛了余生。

(完)

发送
评论(0)
    Canvas is not supported in your browser